搜索
中国工业软件怎么才能硬起来?| 劳动节致敬
访问:62 次 时间:2022-05-02


中国企业史上,如果只能选一个年份,那就是1978年。同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刊登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构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文化和基石。同年,邓小平当上政协主席,召开的第一个大会就是“全国科学大会”,坦诚表示,中国在许多方面落后世界15-20年,同时定下108个项目作为全国技术研究的攻关重点,而其目的是“到本世纪末赶上或超过世界水平”。



1987年夏天,中央首次邀请
全国科技界14位专家及家属
 
40年过去,这个目标并没有完全实现,但正是这一年开始,柳传志,任正非,王石等等企业家在中国企业发展史上,先后留下自己的传奇,成为这个时代的缩影。与此对应的是,中国经济增量和人均GDP的排名跃升至世界第二,人均第59。
 
 
来自国际国币基金组织
 
40年经济数据的巨变,是中国互联网经济,贸易总额,移动支付等数十大行业成为世界第一,上百个行业名列前茅所带来的巨大的增量。
 
而这背后,更是中国制造业的飞速发展及改革开放后迅速积累的全制造产业链的优势,2021年,中国制造业产值连续十二年居世界第一,全球占比28%。据工信部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我国工业增加值由25.54亿元增至 31.71亿元,占全球制造业比重从24%到 28%,年均增长5.9%,远高于同期世界工业2.9%年均增速。

如果只看总量及增量,中国的制造业非常值得自豪。
 
早在十年前,中国的工业生产总值就超过美国,成了世界第一,2018年甚至超过美日德联合的总量,一家更比三家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工业大国。
 
每天有着数以亿计的商品从中国制造后,被发往世界各地。中国也因此承载着“世界工厂”的赞誉。
 

但我们仔细探究就会发现,当前中国仍处在制造业价值链底层。中国制造业集中在全球中低端位置,即主要是原材料、劳动力密集型的基础加工服务,整机的加工和组装,美国、德国的制造业依然处在高端地位。
 
华天海峰认为,这几年频繁提出“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信创”,“自主可控的工业软件”, 除了芯片,光刻机等,工业软件同样也是被卡脖子的重要领域。

工业软件本质是工业品,是工业的结晶,非 IT 的产物。因为它内核凝结了工业化长期积累的工业知识、诀窍与经验。
 

2020年6月6日,哈工大被美国Mathworks公司通知,由于哈工大被列入美国商务部实体名单,因此无法继续使用Matlab软件。十几天后,学生发现学校购买的正版MATLAB无法正常授权使用。
 
MATLAB发给哈工大的停用通知截图


MATLAB全称是Matrix Laboratory(矩阵实验室),是工业数学软件界的瑞士军刀,具有矩阵运算、算法开发、数据可视化、数据分析等功能,同时它还支持创建用户界面以及调用其它语言(比如C、C++、Java、Python等)编写的程序。它内置的数十个工具箱,涵盖了数学计算、建模仿真、电子通信、机械化工、汽车航空、电力能源、经济金融、生物医学、人工智能等多个学科和行业领域。
 
一夜之间,工科神器沦为科研枷锁。从高校圈到科技界,一片哗然,然后是对国内工业软件现状的反思与沉默。既然Matlab应用范围这么广,那么Matlab在其他领域的会被禁用吗?
 
除了Matlab,华为海思在芯片设计软件EDA工具上,也多次遭到美国的制裁,售价不过数百万的电子设计软件被停用,会使得上百亿的芯片成为硅土。
 
这就是工业软件的威力,体量不大,很不起眼,不动声色地潜伏在工业制造领域。可一旦到了关键时刻,却又会变成谈判桌上千钧重的砝码,最为致命的杀手锏。
 
 


  • 那么中国的Matlab去哪了?

  • 卡脖子的工业软件CAD、CAE、EDA、PLM等,中国全自主的有吗?在哪?


 
先看全球工业软件分布及营收,据华天海峰整理统计,纵观目前全球工业软件的营收情况,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18 年我国工业软件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603 亿元。至 2021 年我国工业软件的市场规模将达到 2222 亿元。而全球工业软件的市场规模2016年已经破两万亿人民币,这么大的市场,中国的占比少得可怜。
 
在研发设计类软件中,达索系统占据最大市场份额19.05%,研发设计类软件是国内工业软件最大软肋,
 
而在生产控制类软件中,西门子是绝对的市场龙头,占比超过 23.7%,国内的宝信软件凭借在钢铁行业龙头地位,市场份额达到 9.0%。
 
整体而言,中金公司给了国产工业软件做了一个画像:“管理软件强、工程软件弱;低端软件多,高端软件少”。
 
处处不如人,便要处处受制于人。中国跨不过工业软件这个藩篱,不仅让整个行业和公司面临被架在火上烤的风险,严重的时候连国家科技核心机密也没有安全感。
 
2011 年,法国达索旗下 SolidWorks 被爆料存在安全后门,会泄露计算机信息。达索系统软件被我国航空航天、汽车等行业广泛应用,大量研发数据存储在上面,虽然最后未酿成严重后果,但还是让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中国的产业在很多方面已经遥遥领先,是因为中国的工业软件起步晚吗?
 
其实,中国的工业软件发展,也同样源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但被耽误了整整三十年,在这被耽误的30年期间,华天海峰总结,主要是以下几个原因导致我国工业软件依然长期落后:
 


  • 一、客户认知--初期国内经济野蛮生长,企业对信息化认知不足

  • 二、巨头打压--以微软,西门子,美国PTC公司为首的软件巨头从源头营销,且放任盗版横行,疯狂打压

  • 三、政策轻视--国家重“硬”不重软,工业软件何时才能硬起来?

  • 四、社会资本封闭--社会资本大量资金投入互联网消费赛道,多少资方愿意陪跑?

  • 五、从业者举步维艰--创业异常艰辛,长期收益不确定,从业者多久能看到明天?


 


一、初期国内经济野蛮生长,企业对信息化认知不足


 
1978年,沈阳鼓风机厂从意大利引进大型鼓风机技术,并从IBM以94万美元引进370/138大型机以及配套当时最先进的MRPII软件(企业制造资源计划)。
 
负责技术的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研究所(简称北自所)工程师蒋明炜团队从IBM带回来八本黑皮书,其中详尽记录了MRPII软件的基本原理和算法。

北自所专家蒋明炜

整个80年代,以蒋明炜为代表的的北自所专家们不断克服系统兼容与标准问题,在全国各地陆续成功运行计算机辅助企业管理信息系统项目。
 
1986年,工业软件发展进入了国家“863”计划,北自所落实了第一批22个示范项目,蒋明炜团队还获得了机械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委技术进步二等奖。
 
1997年,北京举办了首届CAD应用工程博览会,国产CAD企业集体亮相,阵容之庞大让国内外眼前一亮。不完全统计,上个世纪最后一个十年,全国从事CAD研究与开发的机构已达到300余家。
 
据统计,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国产工业软件平均市场占有率在25%左右,其中个别专项领域曾达到45%左右,数千家的各类各样的国产工业软件企业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进入了黄金时代。
 
但尴尬的事情出现了——这些工业软件叫好难叫座。
 
90年代,中国市场经济处于边奔跑边修补的状态,绝大部分私营企业都是人力密集型、粗放式增长,赶上了平均10%以上的GDP增幅,才经营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
 
但老板们对企业运营的认知还处于原始的阶段,更不用谈信息化水平。
 
所以,市场需求看似旺盛,真正买单的却不多,此外,行业恶性竞争也让盈利前景雪上加霜,这一点在国产CAD软件上尤为突出。
 
市场上国产CAD软件价格从近万元掉到了不足5000,把整个行业吓了一跳,很多企业叫苦不迭。有人甚至干脆以500一套的白菜价格抛售绘图软件,同行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只能听之任之。
 




 


二、国际巨头软件公司营销了得,疯狂打压国内工业软件


 
那个年代,外企在资金和资本运营经验上天然就比国内企业丰富,其中最厉害的争夺方法有两种:
 
1. 从大学与科研机构开始,从源头上垄断市场。
 
外企通过捐赠和赞助,让大学科研教育工作捆绑国外公司知名软件,教授国外软件的操作,结课时也用它们完成设计。
 
这导致学生从一开始就培养出使用国外现成软件的习惯,研发设计能力也逐步退化,在哈工大搞校园行的MATLAB最擅长此道。
 
哈工大校园,美国Matlab推广现场

2. 放任盗版抢占市场,挤压国产软件市场。
 
当时国人还普遍比较缺乏版权意识,面对四处泛滥的盗版国外软件,外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国产工业软件本就微薄的利润失去了生存和成长的空间。
 
当企业把自己的研发、生产捆绑在盗版软件,形成行业标准后,国产软件却面临兼容问题,纷纷被用户抛弃。 此外,大量的生产数据也帮助外国软件不断进行优化,拉开了与国产软件的差距。
 
微软在中国扩张时就用了这个思路,纵容盗版Windows泛滥,利用格式兼容,把所有金山WPS的用户引流到了Office Word上,成为了国产软件行业一大恨事。
 
 


三、国家重“硬”不重软,工业软件何时能硬起来?


 
缺少资金投入是看得见的原因,还有一些原因是“看不见的”,这些看不见的原因成了政策制定者和行业从业者的思想枷锁。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说,我们在工业软件、操作系统上比较弱,一个非常重要的主观原因就是“重硬轻软”。

倪光南院士
 
“重硬轻软”的思想用错了地方。因为工业软件是实实在在的工业品,不是软件。工业软件姓 “工” 不姓“软”先是误把工业软件当成软件,进而又犯了 “重硬轻软” 的错误。错上加错,最终造成了现在工业软件的困难局面。
 
从 “十五” 到“十二五”的十五年间,根据统计,国家对 CAD/CAE 等核心工业软件投入资金不超过 2 亿元。而对比美国CAE软件巨头Ansys 在2019年一年的投入为 2.98 亿美元,约为 21 亿人民币,是我们 15 年投入之和的 10 倍。
 


四、社会资本封闭--社会资本大量资金投入互联网消费赛道,多少资方愿意陪跑?



慢,是工业软件特有的标签。但资本素来逐利,少有人愿意等待10年之久,他们只争朝夕。
 
某知名机构投资人坦言,他们只会投资1-2年内出产品的工业软件公司,绝不会等他们研发超过3年以上。
 
当慢赛道遇到快资本,矛盾冲突被放大,泡沫的副作用比其他赛道尤甚。
 
少有赛道像当前的工业软件那样矛盾重重:一方面,几乎所有投资人都表态“愿意陪跑”,因为他们心知肚明,没有十年功,磨不出一款好的工业软件产品;
 
但另一方面,据多方业内人士透露,不少公司迫于压力要兑现业绩,不得不做出投机行为,更有投资人坦言,“不会等它太久,如果还要3年以上才出新产品,那就等等再投资。”
 


五、从业者举步维艰--创业壁垒高,长期收益不确定,从业者多久能看到明天?


 
据华天海峰观察,这个行业目前冒出头的企业大多已存在十数年以上,成立时间从1990年-2010年不等,这和工业软件行业的特性有关,也和这个行业的企业家情怀,坚持有关。
 
引用一首现代诗描述工业软件从业者尤为贴切:
 
《热爱生命》食指
 
我流浪儿般的赤着双脚走来,
深感到途程上顽石棱角的坚硬,
再加上那一丛丛拦路的荆棘,
使我每一步都留下一道血痕。
 
我乞丐似的光着脊背走去,
深知道冬天风雪中的饥饿寒冷,
和夏天毒日头烈火一般的灼热,
这使我百倍地珍惜每一丝温情。
 
但我有着向恶势力挑战的个性,
虽是历经挫折,我绝不轻从。
我能顽强地生活着,活到现在,
就在于: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相比较工业软件行业,
 
饿了么创业十年,卖了95亿美元。
 
摩拜单车的80后CEO套现过亿美元,关于她的公众号文章刷爆朋友圈。
 
字节跳动布局全球,Tiktok在过去两年爆发性增长,多次蝉联ios应用下载榜首。
 
无可否认,这些企业都是极其成功的。所有给人们带来了便利、快乐的公司企业,都是为人民服务,都值得称道。
 
互联网经济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一个典型代表,大量的资金,注意力,人力资源的投入,也正是国内程序员们的996式的加班,创造了中国互联网和资本一个又一个伟大的胜利。
 
但大部分程序员也是普通人,且在各方资本人力资源的抢夺下,达成的共识是,996可以,但需要高薪和股票。所以国内的996大多用在了用户量更大、来钱更快、产品迭代要求高的互联网行业。
 
像MATLAB为代表的工业软件,底层的、基础性的软件,开发周期长,来钱不快,难度更大,公司都30年了,都还没上市呢。
 
让普通程序员去给类似MATLAB的软件长期加班,没有高薪,没有股票,会有多少人愿意呢?
 
再加上缺乏资金和国家政策的支持,使得这个行业大部分的创业者公司长期规模不大且举步维艰。
 


后续如何破局?


先聊点别的,最近马斯克又火了,SpaceX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一个象征私营太空时代的符号。
 
马斯克仿佛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现实钢铁侠,凭借一己之力攻克了依靠国家才能推动的航天事业,把包括中美俄在内的全球各国官方航天机构一一踩在脚下。
 
但真相是,SpaceX就是NASA的干儿子,无论是人才、技术还是合同,都少不了NASA的照顾,另一个被照顾的就是波音。
 

而SpaceX成功的关键,就在于他把商业需求与美国国家利益结合了起来,拿到了政府拨款,弥补了航天飞机退役之后的发射市场空白。
 
很多媒体在大肆吹捧马斯克神话时,都会故意明里暗里告诉你,只要把一切交给市场、交给资本、交给私有化,就一灵百灵,就能实现奇迹。
 
去过外国的都知道,外国同样的网络购物,外卖,效率就比中国低一些,如果不是中国强大的基建能力,基建狂魔般的电网、高速网、信号网的铺设,现在我们享受到的很多习以为常的服务,都要打很大一个折扣。
 
有基建这个基础,面子才能支棱起来。而这个基础因为利润薄规模大耗时长,只有用国家力量推动。
 
国产工业软件如何破局,要从历史中找答案。
 
几十年来,美国产业界从来没有停止呼吁,要求政府定向支持工业软件行业。
 
从 1995 年开始,美国先后提出加速数字化建模仿真创新战略、计算科学战略;
 
2009 年发布《美国制造业——依靠建模和模拟保持全球领导地位》白皮书,将建模、模拟和分析的高性能计算,视为维系美国制造业竞争力战略的王牌;
 
2017 年,美国国防部高级预研局 DARPA 提出了新的电子复兴计划(ERI),该计划本意不是“复兴”,而是指和其他国家相比技术领先不够大,需要继续投入资金保持更大的领先。
 
资料显示,仅在 2018 年,就有 2.18 亿美元流入。EDA 三巨头之一的 Synopsys 将从中获得 610 万美元。
 
美国工业软件的发展历程证明了,工业软件的壮大离不开政府的长期支持。
 
华天海峰作为行业内的公司,从2005年成立至今,一步一个脚印,也深感创业维艰。且据华天海峰观察发现,这个行业的公司大都成立于1990年-2010年以前,工业软件是个长期的慢赛道,只有沉淀,伴随行业成长,才能拥有真正的自主知识产权,解决卡脖子问题,今天是2022年5月1日劳动节,在此向所有坚持下来的工业软件企业致敬!
 
另外,华天海峰也呼吁国家给予工业软件众多中小从业者更多机会及支持,能够有更多机会助力中国制造行业完成智造转型!

部分素材引用:1、失落的30年 | 中国工业软件史(文/ 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2、耽误了30年,国产工业软件如何奋起?| 深度分析(deeptech:刘军)